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妙手医妃惹夫君

更新时间:2020-06-13 16:31:26

妙手医妃惹夫君 连载中

妙手医妃惹夫君

来源:微小宝 作者:冬依雪 分类:穿越 主角:乔若伊轩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妙手医妃惹夫君》是冬依雪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乔若伊轩,书中主要讲述了:她,一个在二十一世纪成为稀有品种的女法医,副业中医,一念之差穿越到一个架空的世界。在这里,美男都是扎堆的! 谪仙土匪:我会把你牢牢看住,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让那些男人自动闪开。 冷酷杀手:无论你身边有多少男人,我都愿意成为你的后盾。 绅士状元:那个,母亲大人逼亲,你帮个小忙呗! 妖孽王爷:你,挺有意思的,到我怀里来。 阴狠鬼医:敢不经过我的同意就解了我配置的毒药,你要付出代价。 霸道帝王:你以为装作不认识我,就可以让我不爱你了吗,你永远都是我的王妃、我的皇后,你敢逃试试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蓝非羽站在窗外,一身蓝衣的他对于这次的剿匪行动势在必得。虽然不及那人的深沉,也不及某人的武功,但是他有他的优点,别人比不了的优点。蓝非羽自信非凡,他是上年的文状元,也是这东凌国右丞相的长子,家里还有一个小妹。这次剿匪是东凌国皇帝金口玉言下了圣旨的,容不得有半点闪失,一向追求完美的他也不容许自己失败。他过去的字典里没有‘失败’,今后也不会有。

“来人,出发。”蓝非羽语气坚定,书生气质的他看起来柔柔弱弱,没想到底气十足。被叫进来的士兵原本还觉得皇帝派一个书呆子来剿匪,简直就是让他们去送死,以前也多次攻打水月寨无果,应承后又看了蓝非羽一眼,希望这个有来历的‘书生’不要输的那么难看。

窗外噼里啪啦的刀剑声和哀嚎声吵醒了姬情,入眼的又是不熟悉的场景,这种彷徨的感觉真是糟糕。姬情有些痛苦的抚着脖子,水云月这家伙看似柔弱,却用这么大的力气打她,亏得自己还觉得他有男人味,原来他也只是个不懂怜香惜玉的混蛋!姬情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怒火,现在不是跟他计较的时候,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地。

姬情穿上鞋子来到窗边,小心翼翼的推开一些距离,尽量让对方不易察觉。可是并没有发现有人守在门口,也就意味着自己没有被软禁,可是这究竟是哪里?姬情正大光明的迈出房门,顺着吵闹声姬情发现了拼的你死我活的众人。周围的风景不是一般的好,难怪能养出水云月这种怪物!

于是她靠着一棵大树,神情悠闲的看戏,虽然有点血腥吧,但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这一觉睡得时间太长了些,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那站在半山腰指挥作战的某个白影,如彩虹般飘进姬情的视线,再一次不得不承认水云月长的的确很、英、俊。

看着看着,姬情打了个哈欠,还是好无聊哦!

蓝非羽站在山脚下看着艰难前进的官兵,心里有些吃惊,难怪在自己微服先行来到商丘城的时候,说是身负皇命剿匪的巡按之后,众人要用那种眼光看他。原来水月寨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简单土匪,看来皇帝也不是大材小用。这样更好,简单只会低估他的能力……

姬情环视了一下四周,还好这里易守难攻,闯进来的官兵人数并不多,只不过没闯进来的人数,嘿嘿,够水云月他们烦的了,活该,这就算是他对自己不礼貌的现世报应吧。

水云月眼见原本设置的障碍就要被源源不断的官兵破坏掉,心底有些紧张。他从来没有想过会被如此大批的官兵围剿,可是现在该怎么办,有什么好的办法能够解决这些人?

水云月看了一眼水月寨的伤员,那些鲜红的颜色刺伤了他的清眸,到底该怎么办?以前他父亲对付官兵的时候,自己都在书房里。一年前他的父亲离奇失踪之后,水云月不得不接任寨主之位,现在究竟怎么样还能在不投降的前提下把伤员人数减到最低?怎么办怎么办?水云月闭目静了静心神,他不能自乱阵脚。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一定会有机会的!

“做好防护工作,对于闯进来的人一律杀无赦。”水云月握紧拳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拖延时间,反正水月寨的粮草够用,如果拖延到晚上,官兵定会为了防止水月寨的人离开而扎营在山下。是不是可以夜袭,然后取得胜利?虽说这样不是君子所为,但是官方以一万对他们五百人,根本就是赶尽杀绝,非常时期要用非常方法。

“是,寨主。”一干人等好像有了底气一样,受伤的人都被抬去救治,留守的大概二十几位,水云月也留在这里。蓝非羽不再让官兵强进,而是返回山脚扎营。因为他已经想到了更有效的策略,只是时间不太对……

姬情拽了拽身上破旧的衣服,站在这上风口虽然有些冷,脑子却清醒了许多。不远处的天山依旧那么美,山下的小河蜿蜒曲折,山路延伸到远处,这一切美得不真实,蓝天白云,仿佛那世外桃源。

突然,姬情想起了那首歌,便轻唱到:“高山下的情歌是这弯弯的河,我的心在那河水里游,蓝天下的相思是这弯弯的路,我的梦都装在行囊中,一切等待不再是等待,我的一生就选择了你,遇上你是我的缘,守望你是我的歌……”

姬情的声音清脆动人,仿佛黄莺出谷,在这天山脚下生存的水月寨人,深深体会到姬情歌词里的意境,众人陷入沉思,姬情的歌声勾起了他们心底最真实的回忆,水云月也不例外。即使是那个从来都没有尝试过失败滋味的蓝非羽,对这有些心酸的歌声,心颤抖了一些。这么远的距离,蓝非羽只能看见姬情的灰色身影,他第一次有了想主动结识一个人的想法。

那个顽固的老头子,不知道在看到自己尸体的时候,是不是依旧冷漠?姬情无奈的苦笑着,她最重视也最讨厌的人,怕是再也守望不了了。姬情的青丝肆意翻飞,她那件破旧的外衫也是随风飞舞,众人痴了,没有人想到姬情这个瘦弱的丫头还有这副好嗓子和魄力。

‘一切等待都不再是等待’,水云月在心里反复念叨着这句话,逃避终究解决不了问题,他父亲的问题,还有那些留在现场的可疑线索。不过现在他最想问一句,这丫头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让人送走了吗!

一曲唱罢,姬情走向水云月,除去姬情那身衣服,或者好好装扮一下,应该是个大美人。林麒忍不住开始意、淫姬情。水云月盯着无视一切的姬情,突然觉得很不舒服,这个女人跟自己太像了,不,她比自己还清高!

“麻烦让让。”其实姬情并不是走向水云月,她只是走向出口,恰好水云月就站在这里挡路。水云月仿佛没有听到姬情的话,纹丝不动。姬情想要再次开口的时候,水云月拦截了她的话,道:“你如果不怕被当做土匪家属抓起来的话,我会给你让路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