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李白寻仙访道遇险记

更新时间:2020-06-18 11:37:20

李白寻仙访道遇险记 已完结

李白寻仙访道遇险记

来源:落初 作者:王文德 分类:灵异 主角:李客明白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王文德原创的灵异小说《李白寻仙访道遇险记》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李客明白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李白,很多人只知他是一个大诗仙,却不知还是一个行侠仗义的剑仙!他是如何受到磨针精神的激励,刻苦读书成才?他是如何拜师学艺,寻仙访道?李白的武功"只见剑光,难见人影,"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且看一代诗仙如何成为一代剑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2章设计逃归蜀风雨黑夜行

李客是清楚自己身世的,从出生懂事起,他从父亲口中得知自己是土生土长的陇西成纪人,父辈也去巴蜀居住过,据说老一辈先祖英雄了得。李氏家族是名门显贵,与汉代名将李广、随大将军李龙迁,以及当朝唐高祖李渊、唐太宗李世民,说起来也算沾点皇亲国戚,值得炫耀和骄傲了。但李客半点也高兴不起来。他明白,自己一介农夫,虽是李氏宗族后人,自己这一族不过是李氏家族大树上的一个小分枝,中间隔着无数代。如果扳起指头细算,也只能算是一个竹根亲。如今自己一介平民,如果贪图荣华富贵认皇亲,谁认呀?搞不好的话,戴一顶冒认皇亲的罪名,说不定脑壳保不了。事情恰恰如此凑巧,李客不想沾皇亲,却被追查皇亲的找上了门。今中午李虎的嫡孙李平来家说得惊惊险险,说上面正在追查李氏家族皇亲的后人,叫自己赶快出走躲避。李客问是啥原因?李平告知:当今朝庭武后篡国,肆意迫害李氏子孙。还说当今皇上李显已被贬到房州当庐陵王,有不少的李氏子孙遭杀害。说不定追查李氏子孙查到这儿,搞不好会被斩尽杀绝。

如此听说,李客显得惊恐万分:“我虽是姓李,不与他李氏皇亲沾光,安安分分当平民百姓何故害我?”虽是李平一再劝说,但李客很固执的就是不出去躲藏。谁知事情没过半天,当晚就有人来杀他。李客想到黑衣蒙面人持刀杀他的凶残模样,同时又想到黑衣蒙面人说的话:杀你不为什么,就因为你姓李,你娃娃死到临头还不明白吗?

想到这些无端生出来的祸事,李客感到疑惑、苦闷。不能不使他感觉万分地恐惧,似乎这从天而降的祸事有天崩地裂样的凶险。他不由得胆颤心惊,双手抱头大声哭喊。却不料正在哭喊时,有人在他肩头拍了拍,他惊恐地抬头一望,见是李平站在身后,他就问:“是你呀?我正想找你呢!”

李平又把他的肩头一拍:“刚才发生的事,我都看见了,我没说假话吧,有人持刀杀你,幸好有人救了你,躲过大难一次!”

李客破涕为笑,觉得李平在身边就有胆气:“是呀,我一介农夫,还来杀我呀?我才不怕呢!”

李平嘘了一声,“小声点,我看还会来的,说不定什么时候你就割了脑壳。”

这话令李客心一惊:“李兄,你说咋办?”

“咱办?”李平压低声音说:“听我的劝,赶快逃走,而且是悄秘秘地逃走。”

李客犹豫了好一阵,说:“逃向何处呀?我看逃到京城去,朗朗乾坤,天子脚下,谁敢为非作歹呀,大唐就没王法了!”

“你呀,想得好天真。”李平用手在他额头一点,“你晓得不,如今改唐为大周了,你去长安不是自投罗网呀,不行,这是死路一条!”

李客显得有点绝望:“你说去何处?”

李平给分析了一番势态说:“去江南路程太远,去河南是武三思掌控的天下,不宜去……”

李客急了,“这不能去,那不能去,干脆我哪儿也不去,等他们来杀我好了,再说我妻子回了娘家,如何走得了?”

李平想了想,把他拉到一边小声说:“给你说一个地方,我们老一辈不是在巴蜀住过?就逃归于蜀!”。

这几天的陇西成纪接连发生了杀人案,当地官府派出衙役官差四处追查,发现被杀的九个人全都是姓李的人家,有一家五口人全都死于刀下,血腥的场面惨不忍睹。有人密告,说是一个穿黑衣的蒙面人行凶作的恶。官府立即派出兵勇官差设关堵口,可至今仍未擒获杀人凝犯。一时之间,成纪的地界上乌云密布,显得异常的阴森恐怖。所有人都是胆颤心惊,生怕杀人恶魔的屠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搞得人心惶惶的。不说晚上不敢出门,就是大白天也是店铺关门,住家闭户,外地客商不敢来,本地商贩往外逃。一向是川陕甘商贸繁荣之地的陇西成纪,一夜之间变得荒野样的死气,经贸生意一落千丈的凋零萧条。人们意识到,这成纪成了魔鬼横行的天地,想拿谁的Xing命就杀谁人的命,在这地狱之中还能活呀!

面对这种恐怖和磨难,李客心想横了,与其坐着等死不如往外逃,恰好李平来家,他就迫不及待地要李平想办法,帮他尽快逃。

没等一天,李客悄悄地接回了妻子,正准备趁着黑夜上路时,却不料李平急匆匆地跑来阻挡:“不行,现在不能逃!”

“你,你不是叫我快逃吗?如今就要动身了,你又这样说,你这是啥意思?”李客双眼瞪得直直的,心里很急。

“事情是这样的。”李平端起碗喝了一口水,说:“你晓得不,前几天逃出去的几个人是啥下场?给你透风,他们刚走到半路就被杀了!”

“啊!”李客心里透进一股寒气,惊得半天说不出一句话,“这,这怎么办?不走,是等死,往外逃又被杀。”他一下子瘫软倒在地上,呆愣愣地回不了神。妻子端一碗水让他喝了两口,扶起他安慰:“不想那么多,听天由命吧,这是咱的家,要死要活在家里……”

李客把手一伸,握住妻子的手:“对,要死要活在家里,这样行不,我们联系李姓人家,加上亲戚、朋友搬到一起住,大家各自准备锄头棍棒,只要蒙面歹徒一来,大家齐心对着干,拼他个鱼死网破,行不?”

李平惊讶地盯着他:“不行,不行,你这馊主意,要是官府衙门晓得了,那还了得呀,肯定栽你一个聚众谋反的罪名,是要诛连九族的。现在武氏篡国,巴不得拿李氏家族谋反的罪证,这不行,不行!”

李客愣了愣,显得无可奈何地说:“好,你说咋个办?”

李平默想好一阵说:“我们逃还是要逃,但也得想一个万全之策,你等一等。”

没等两天,一些人就在议论:“听说么,李客也要逃跑。”

“真的呀,他向哪儿逃呀?”

“说是去……,我听李平悄悄说的,他是奔房州去,很明显是去投庐陵王的,这事,你千万不要向外人说哟!”

李客想要逃跑的消息像一阵风似的传扬开,有人悄悄地登门探问,李客信任人也不掩饰,一边点头还一边叫保密,问到他往何处逃?李客否认去房州。

李平在一旁参言说:“我们去江南好,江南鱼米之乡,吃穿不用愁。”

见李客要逃跑的心意已定,有人甚至哀求跟着一路走。

李平摆手说:“人多眼杂,走一路太危险,不如分头行动,约一个地方汇合就是了。”

这天晚上半夜刮风下雨时,李平引领一男一女悄秘秘地出了庄子。他们身背包袱,手提行李,头上戴着斗笠。由于雾气浓、雨点密、风又刮,彼此看不清对方的容颜,只见两个人影在李平身后紧紧地跟随。

下雨的夜晚,天黑路滑,走的又是崎岖难行的小道,加之走得急急忙忙,不时地滑倒,慌忙爬起来又走。李平前面带路,单身一人没有负担,走路的速度快得多。后面跟着的人却不行,带着妻子上路,显得婆婆妈***。妻子摔倒,丈夫还得回去搀扶,因而总是掉得远远的。

李平虽急,但他没办法,只得走一走,停一停,就等后面的两个人尽快跟上来。可等了好一阵,却不见跟上来。李平只得调头往回走,刚过一个山嘴,见后面两人跟上来,李平只得转身又往前走。刚过一个山湾,见后面两人迷了路,他焦急得放低声音喊:“嘿,朝这边走,快点呀!”见两个人影奔过来了,李平扭转头又往前行。约莫走了半里路,突然传来一声惊叫,接着又是“哎哟”一声。李平急忙回头跑了几步,只见一个黑影举起大刀正在凶狠地砍杀。李平惊呼一声,一个纵步奔跑过去,可已经晚了,两人已是倒在了歹徒的屠刀下。

黑影一晃,歹徒显然是逃跑了。“我的李客兄弟呀!”李平奔过去扶起二人,见两人一身血淋淋的已经气绝身亡。李平抹了抹眼泪,把死者放平。他解下两人的包,伸手在包袱中掏走了值钱的物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