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玉面门

更新时间:2020-05-28 20:19:46

玉面门 已完结

玉面门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快乐如意 分类:女生 主角:王冰老镖 人气:

《玉面门》作者:快乐如意,女生类型小说,主角:王冰老镖,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她是神武镖局镖头的女儿,行事风格不拘于一格,喜欢行走江湖,到了出嫁的年龄依旧没有意中人,甚至将媒婆打跑。然而那一天,当他来到她身边的时候,一切似乎都发生了变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京城南门边有一神武镖局,成立三十余载,保了三十年的镖,甚少出纰漏。再加上镖头冰武平日乐善好施,为人仗义,使得神武镖局的名声非常响亮。不只京城不少达官贵人爱找神武镖局保镖,就是外地也有很多人慕名而来,所以神武镖局的名声越做越大,生意也越来越多。年近五十的冰老镖头可谓一生平顺,得意满满,晚年荣华的人。这样的人,简直就是上辈子积下福德,今生来报的,过得这么顺风顺水,不知道羡慕死多少人。大家都觉得这样的人也该无忧无愁,每天笑脸迎人才对,以往的冰老镖头的确是这样的人,见谁都是一副笑脸。就算镖局里出点不顺心的事情,他也能耐心地去化解掉。但是近年来,冰老镖头却是终日愁眉苦脸,时不时地还对着天空叹息。问他是怎么一回事吧,他也只是摇头叹气,什么都不肯说。见到他这副模样,镖局里的人都很是不解,私底下大家都在讨论这事情。因为冰老镖头平日待人和善,慷慨仗义,常常出手解人之困。镖局里不少人都受过冰老镖头的恩惠,所以大家在发现冰老镖头有心事的时候,都难以掩饰住心里的关切之情。几个镖局里的人团团围住,共同讨论这件事情。“只是看老镖头这个样子,无论谁问他也不答,只怕遇到的不是小事啊!”其中一人说,“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帮得上忙!”若是他们根本就帮不上忙,那么都聚在这里商讨也是无济于事的啊!“都还没从老镖头嘴里问出到底是为什么事烦忧呢!怎么就知道能不能帮得上忙啊?”坐在那人对面的人说。他旁边的人听了立马跟着说:“要是连老镖头为什么事烦心,我们都打探不出来,那怎么对得起老镖头对我们的关怀啊?”“可是我们去问,根本没用啊!老镖头他根本就不告诉我们,我们总不能逼着他开口吧!”最先开口那人一脸犯难地说。“其实也不用逼老镖头开口,我们问他,他不说,别人问他也许会说呢?”看起来最滑头的那人说道。看他一脸狡猾的样子,不难猜出他心里已经有主意了。“谁啊?你在说谁啊?”“你想说啥就说呗,跟我们几个还卖啥关子啊?”“你们猜猜,老镖头他最可能跟谁说实话啊?”他这么一问,大家几乎是不用想,就说了说来:“冰回!”“有冰回出马,老镖头一定会告诉他的!只是这冰回什么时候能回来啊?”“估摸着就这几天了吧!咱们先等着,等冰回回来之后,我们就把老镖头的事情跟他说,让他去问问老镖头到底为什么事情烦心,要我们能帮上忙就好好报答下老镖头的。”大伙就这么打定主意,之后便是一天又一天地等着冰回回来,一直等到十天后,冰回终于回来了。“冰回,你可算是回来了,你知不知道我们大伙等你等得多着急啊?”一见到冰回回来,大家便立刻簇拥上去将他围住。虽然他每次保镖回来,大家都会急着来跟他打招呼,问好,但是这次的气氛明显有点不同。冰回一下便察觉到了,问道:“大伙儿这是怎么了?怎么不见师父啊?”冰回一边问一边向四周张望,但是都没有见到师父的影子。从他二十岁出去保镖到现在,五年年来每次保镖回来,师父都会在大门口等着他回来,怎么今天他回镖局已经好一会儿了,却仍是不见师父的影子呢?“冰回啊,我们正是想跟你说这事儿呢!老镖头他不知道为着什么事烦恼,都好些日子不见笑容了!我们问他遇什么烦心事了,他又不肯跟我们说,我们这都盼着你回来,替我们去问问老镖头呢!”站在冰回最近旁的人说道。“怎么会这样?”冰回听了立马皱起眉头,师父的性格他真是再了解不过了,心胸开阔,不管遇到什么烦心事都不会表现在脸上,不会让身旁的人为他担心。但是为何,这次如此反常?不行!他得马上去见师父!“快告诉我,师父在哪里?我现在就去找他。”冰回说。“老镖头啊,他现在不在镖局,应该回家里去了吧!”冰回听了立刻转身就跑,也不顾自己刚回来,一身臭汗就朝着师父家跑去。其实师父家隔镖局还是有些远的,他得跑完两条长街才能到他家门口。所以他以前总是不太明白为什么师父每天要走那么远的路回家,待在镖局里休息不是一样的吗?可是师父总是说:“不一样,不一样……镖局是镖局,家是家,不能混为一谈!”以前吧,大家都说冰老镖头回家是为了陪他媳妇,他媳妇喜欢住在清净的地方,在镖局里住不惯,所以冰老镖头迁就媳妇,跟着媳妇住在离镖局远的地方。但是在冰回十五岁那年,他的师娘去世之后,师父还是一如既往地每天往家里跑,他又问师父的时候,师父回答说:“虽然你师娘不在了,但是冰夏还在。”冰夏是师父的女儿,比他小七岁,今年刚好十八岁。冰回觉得师父应该带冰夏到镖局里去住,那么既不会让冰夏感到孤单,师父也可以一边照顾镖局的生意,一边照顾冰夏。但是师父依然摇头说:“冰夏跟她娘一样都喜欢这里,我也喜欢这里,这里有家的味道!”长大后的冰回才知道师父之所以非要坚持住在这里是因为他怀恋师娘,但是师父除了在师娘死的时候哭过一次,往后他都没再见师父哭过,就算是在怀恋师娘的时候,他也依然是面含微笑。试问这样的师父,如果变得终日愁眉苦脸的,那么他一定是遇到了极度不开心的事情,冰回越想越担心,不禁加快了脚下的步子。等他人到师父家门口的时候,浑身早已大汗淋漓,他抡起袖子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水,准备上前去敲门,却发现门并没有锁上,所以他径自走了进去。可人才到门口,便看到师父追着一个头戴大红花浓妆艳抹的女人出了门,一边追一边喊着:“王媒婆,请留步,这事情我们好商量啊!好商量,你别走啊……”“冰老镖头,我是给您面子才一趟趟地往您屋子里走的,但您家闺女说话也太过分了,她都把我说成那样了,你说我哪还有脸再待在这儿啊?”王媒婆不太情愿地站住脚,一脸不悦地说道。说话间手指还不断地往刚出来的那屋子指着。那屋子便是冰夏的闺房,冰夏此刻正在屋内手舞足蹈,欢喜雀跃着,她再一次将那王媒婆气得脸色发白,掉头就走,她哪能不开心呢?这简直就是最让她开心的事情了!深怕王媒婆看不到她一脸的开心一般,冰夏特地到门口处,才继续跳她的舞。那边冰老镖头深知自己女儿不对,拉下脸跟王媒婆道歉:“是是是,这事是小女的不对,小欧女她说话不得体,得罪了王媒婆,我在这里跟你赔不是。还望你看在冰夏她尚且年幼的份上,大人不记小人过别把她说的话放在心上。”本来像冰老镖头这样德高望重的人低声下气地跟自己道歉,王媒婆心里纵是再怎么生气,也全消了。毕竟不看僧面看佛面,想这方圆十里,谁不也冰老镖头几分薄面啊?若是太不买冰老镖头的面子可是不好的。但是王媒婆刚一抬头便瞧见冰夏正在对着她张牙舞爪的,嘴里一张一合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但是以冰夏那种毫无教养的女子来说,一定是在骂她。所以王媒婆的脸立刻又绿了:“冰老镖头,不是我不给您面子,非得跟您过不去,但是您看看您那女儿,冰夏她就是看不不去啊!”王媒婆指着冰夏委屈地喊着。冰老镖头回头狠狠地瞪了眼冰夏:“冰夏,你在做什么?还不快来给王媒婆赔个不是?”冰夏听了爹爹的呵斥,板着脸说:“我为什么要跟她赔不是啊?我根本就没说错嘛!她给我的那些都是什么人的画像啊?眼歪嘴歪,我看着就恶心,还要让我嫁给那些人,我宁愿去死!”“冰夏,你给我住嘴!”冰老镖头感觉面子上很是过意不去,大声呵斥冰夏,“王媒婆给你找的绝对是好人家,是你自己在那挑三拣四,非说这有问题,那有问题。自己做错事情不知道检点,还在那儿怨人王媒婆?”“是她的问题,我当然要怨她啦!”冰夏理直气壮地回道,“其实爹爹你也不想想像她那样眼歪嘴歪的人,怎么可能会给我找个好婆家啊?她根本就是在骗爹爹你的钱,你还在那听她胡说八道,你也跟她一样有问题吗?”“冰老镖头,你说你这闺女……真是气死我了!我不能再这多待了!再待下去,我准给她气死……”王媒婆夸张地叫着,捂着被气疼了的胸口,很快夺门而出。冰老镖头再想去拦也迟了,怔在原地的他心里已然堆满了怒火,身后却传来冰夏开心地大笑声:“走得好!走得好……要再敢来,我冰夏一定气死你!”被气了那么多次还敢来,她这次不使出点厉害给她瞧瞧,她改回还得来,那自己不得给她烦死吗?冰夏看着王媒婆离去的地方,拍拍手,叹了口气,转身回屋:“好累啊,我先回屋休息一下!”她才一转身,身后就传了爹爹的呵斥声:“站住!”光听这语气,就知道爹爹心里有多生气,冰夏自然不敢不理会,笑着转身问道:“爹爹,我好累啊,有什么事等我睡一会儿再说嘛!”“不行!”冰夏的声音才落下,冰老镖头便回道,声音又冷又充满怒气,实在怪吓人的。冰夏还是第一次见到爹爹发这么大的火,只得笑着问道:“爹爹,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