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虾王传奇

更新时间:2020-06-11 15:31:14

虾王传奇 已完结

虾王传奇

来源:落初 作者:豆巴 分类:武侠 主角:哈儿师傅 人气:

《虾王传奇》作者:豆巴,武侠类型小说,主角:哈儿师傅,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武林新星张天宇通过选拔,由100强,进入前三强。其中有一个人弃赛,剩下张天宇与乱岛国的武功高手呼呼哈二期琶一比高下,眼看着张天宇将要打败呼呼哈儿期琶。结果张天宇失踪在擂台上,幻化成小虾被运往乱岛国。后来总终解封,步步为迎,打败了呼呼哈儿期琶。获得世界武林大赛冠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先当当指挥官

第二天,如期而至,呼呼哈儿期琶的粉丝老早就从船舱里爬挤出来。

“别踩伤了,小心点。”十三香,戴着口罩,捏着鼻子。

“这群人真够味的,出个海,都舍不得洗个澡吗?”他说道。

“洗澡?用海盐水洗吗?洗的一身盐味,又腥又臭的,比不洗还脏,都把自己洗成了海带了。谁还敢靠近,不像你,还可以跑到呼呼哈儿期琶的浴室里去洗。每天把自己洗得香香的,老远就能闻到。船上淡水资源有限,只有上层的几个人才可以洗澡。”十四香说道,之前是香氏家族的一员,和十三香一样是唱戏的,只是戏曲不好混,他们有又没有什么背景,就到处找活干,这次跟着十三香出来,充当他的助手。和他一样也罩着口罩,捏着鼻子,真不愧是师出同门.

“快别提了,要不是因为淡水资源有限,我才懒得去他的浴室里去洗,都是腿毛,恶心死了。这简直是我这一辈子做得最大的噩梦。”十三香不以为然的说道。

“行了,你就知足吧,你瞧我,已经一个月没有洗澡了,身上都朽了。”十四香把凑到十三香的鼻子旁边。

“走开,走开,你这个小脏孩。”十三香急忙用手推开。

“所以你要适应,适应,知道了吧,我的十三哥哥。”

“好吧,好吧,我适应。”转头他就恶心的想吐,犹如刚刚怀孕不久的孕妇,有很严重的孕吐反应。

“别挤,别挤乱了我的刚打理的发型。这个差事真让人不舒服。”十三香抱怨着,一想到薪金丰厚,马上又忍了下来。

干就对了,哪里会有这么大的怨言。路是自己选的,又没有有人把刀架在你的脖子上。

“十三哥,你就消停的吧,我们已经很久没有挣到钱了,不要不知足,有钱挣就不错了。”十四香说道。

十三香吐了一口口水在手心里,敷在头发上,缕了缕光光滑滑的头发,那光光滑滑的头发更加的油光锃亮了。

被十四香看到了,“喂,十三大哥,你这也太太不雅了,比一个月不洗澡还龌蹉吧。”

“我怎么了,我这是护理自己的发型。哎呀,这头发也真是的都被风吹乱了,连风也跟我过不去。往下望去,微波淋淋的海面上没有一丝风。真是见鬼了,头发怎么那么容易凌乱。”

“可不吗,我的头发也变成这个样子,拿你的梳子过来,我用一下。”十四香伸手就给十三香要梳子。

“我没有梳子”十三香答道。

“你没有梳子,那你怎么挠的头发?”

“我用手,口水,就这样一下一下挠的。”十三香伸开手让他看。

“好吧,我还是宁愿就这样乱着发型吧也不希望让别人闻到一股子的口水味。”

“口水味,有吗?我怎么没有闻到。”十三香使劲地闻着。

“行了,别闻了,你的味蕾出现问题了。”

“做完这届主持人,我,炒了他们的鱿鱼,我。我,回去继续唱曲,我!”

“行了十三师哥,这么多的工钱你舍得说丢就丢呀。然后我们一起去喝西北风呢?”

“舍不得,最近你的十三哥缺钱的紧。哎,哎,别挤,别挤……”

然后一波人涌过来,把他硬硬地推倒在地,“喂,喂,没有看到一个大活人吗?”十四香叫嚷着把他扶了起来。

那些人绕着他过去,往擂台边上跑去,都想紧紧地挨着擂台,一览呼呼哈期琶的风姿。

“切,一个糟老头,有什么可看的,还没有我十三香有魅力。”他又缕了缕那光光滑滑的头发。

“得了吧,你,就你,我都能笑掉大牙了我。难道,你想让别人板板整整地坐下来听你唱曲吗。”十四香大笑。

“喂,喂,我是让你来帮忙的,不是让你来挖苦我的。小心,我让你丢了工作。再说了听我唱取曲有什么不好,一般人我还不给唱呢。”

“好怕怕吆。来,给哥来一曲。”

“我看,是你的脸痒了吧。”十三香伸手就要去捏他的脸。

“别,别,我的十三哥哥,我是靠脸吃饭的,你给我捏毁容了,我的下辈子就完了。”十四香赶紧躲闪。

“行了,吓唬你的,混小子。和一个娘们一样的。”

“哥,哥,好像说的你比我好到哪里一样似的。咱俩都不爷们,好不啦。”

“去你的。”十三香又娘们唧唧地说道。

“我的新华服,这可是我花了100个大洋买的,你们不心疼,我可心疼的很。哼,当个指挥官,受这份罪。”他站了起来,铺打了一下身上的灰尘。

“还我的新华服,明明就是一个廉价的破布改的。”十四香打趣。

“你不说话,没有人把你当哑巴。”十三香指着他大骂。

“好吧,我闭嘴。”十四香捂住嘴巴。

又有一波人涌来。他们只能躲开,“这是要人命的呢。早知道我多吃几碗饭,长成该死的秃噜秃噜那样,看谁还涌得动我。”十三香说道

“长他那样,拜托,十三哥你还想不想娶老婆了,就他那样的,五大三粗的,谁敢嫁给他,还不得被他活活压死了。”

“这话不假。”他眼睛斜斜在另一个地方指挥的秃噜秃噜,他似乎也在看着自己。

“该死的,看什么看,在看,我把你另一个眼珠子挖下来。”十三香小声的嘟囔着。

“你怎么知道他在看你,说不定,他的眼睛只能那样摆动呢。”十四香笑着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他不光独眼,还斜眼,哈哈。”

“必须的。”

“对,对,有可能。”

人员安排的差不多了,还有几个人行动得慢,刚从船仓里爬挤出来,沿着轮船外板站里。

“边上的亲往里挪挪,往里挪挪,比赛第二,安全第一。”

船很大,单单船板上就可以容纳一万人,当然是人挤人,肩碰肩,屁股碰屁股的。十三香的馊主意,懒得安排大家的下船任务,他没有想到的是,乱岛国的人身子比较圆,个子比较矮,横着长。占的横向空间也就大。

船尾系在庄子上,就算风拂来船身也动弹不得,上面人太多了,船边紧靠着长着密密麻麻地高过人的芦苇,如果加上泡在水里的那一部分白茎,一点也不夸张的说它们个个都是两米多高,只是它们太细了,最粗不过只有大拇指粗。在加上,自然的风吹,人为的破坏,芦苇就显得逊多了,折了脑袋,弓着身子低头哈腰地和那个叫做十三香的一个德性。

船板的正中间临时搭了一个比武的擂台。

那些爬挤出来的人都围着擂台看比赛。往前一点的就坐船板上,蹲船板上,往后一点的看不到,就半蹲着,站着,还有的坐在轮船外板上。

“下来,下来,咋那么不让人省心,掉下去,算你的,还是我的?”

鼓乐响起,擂台上锣鼓喧天,声音在鼓手手里的鼓棒的一抬一落中回荡,咚咚锵,咚咚锵,咚咚咚咚锵咚锵……好不热闹。

决赛就要开始了。

一个个子高高瘦瘦,穿着一身檀紫色长袍的男主持人优雅地站在擂台上,仿佛一阵风吹来就可以把她吹到云霄上去。然后再弹到云彩上,砰砰砰几下,在被弹下来,落到地上,还可以站着。他扭了扭曼妙的身姿,用染着金黄色指甲的指甲盖挠了不男不女的头发。没错,他就是刚才指挥人群进入观众区的十三香,虽然指挥的一塌糊涂。到现在还不停的涌动着。“哎哎,别把擂台挤塌了。别挤了,别挤了。”

龙武馆的大部队也来了,他们聪明的很,一个轮船的甲板,如果装一万个人,绝对不是一人一个舒舒服服的老板椅,估计连最简单的高凳也没有,所以一人搬一个马扎来了。你们挤你们的,我们有位置坐奥。

他们整整齐齐地坐在擂台的左侧,离得擂台有两米多远。大师兄张天宇坐在他们中间,为了给大师兄捧场,馆里二十多个师兄弟加上打扫卫生,和看大门的小童东东、西西两兄弟也都来了。小师妹,师傅的女儿华歆也来了。龙武馆今天直接关门歇业,就是为了支持张天宇的比赛。比赛还有20多分钟开始,一会就上场了。这是冠军争夺赛。

“那不是十三香吗?昨天去我们馆的。”龙武队的二师兄吴镇宇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不男不女的模样。

“就是他,就是他,没错,长着一副挨揍的俊脸有什么用,又不是小姑娘。”张天宇的师妹,华歆说话就是嗓门大,通过空气的传播,不偏不倚地传到十三香的耳朵里。他歪了下脑袋,露着比幼儿的还要美白的牙齿,眼睛眨呀眨呀,朝着她挥了挥手。华歆掏出拳头,瞪着眼睛,别给姐放电,姐不吃你的那一套。

三师兄墨鱼也看到了,眼睛瞪了一下擂台,吓得那人忙收回了手。这美女帅哥都不好惹,还是好好的当我的主持人吧。

“师妹,船上,人多口杂,什么人都有,不要乱说话。”他说。

“怕什么?我又不会有危险,再说了,要是我有危险,还有20个师哥们保护我呢。”心想着,三师兄,你总是管着我,好不容易出来玩玩吗。

“就是他,看他娘们唧唧的样,乱岛国混不下去。跑到我们中国当主持。真想给他一拳,真是丢中国爷们的脸。”本来坐在张天宇身后给他捶背的二十师弟霍潇,气呼呼站了起来。他本来是陪着他的干娘在大江武馆的,为了给大师兄加油助威,他毅然来了。

韩玉也来了,离开了他的美丽娇妻。

张天宇,哎吆一声。“疼,轻点,轻点,我又不是那个娘们。你捏我那么使劲干什么?”

张天宇旁边的小师妹华歆扭了扭二十师弟的腿,“听到了没有,你弄疼了大师兄。大师兄你还好吧”华歆的声音尖尖的,唱高音保准没有问题,总喜欢压过别人的声音。

墨鱼看了一眼,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对不起,大师兄,我不是故意的。”藿潇抬了抬手,换了换姿势,又给张天宇捏了起来。

“这样怎么样,大师兄。”

“舒服。”

“静一静,静一静听着,听着,比武马上开始了。请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你,对,说的就是你,坐下,坐下。”

十三香指了指擂台左侧的位置,摆着手,“坐下,坐下,别挡到后面的人了,前面的人都坐下,坐下,没有凳子的坐甲板上。”

“谁,我吗?”二十师弟用手指着自己的胸口,老子不怕你,来呀,来呀。看了看前面的人,除了自己,没有一个人站着,觉得无趣,也就自觉的坐下了。

一坐不要紧,不知道自己的马扎什么时候被人拿开了,一屁股坐在了船板上。嘭得一声,摔得一个响脆,屁股开花了。

“谁动了我的马扎,谁动了我的马扎。”

东东西西两兄弟不说话,就一个劲地捂着嘴巴笑。

“东东,西西,你哥俩告诉师哥,师哥回头教你们功夫。”

他们统一用手指了指大师兄旁边的华歆。

还能有谁,古灵精怪地小师妹是也。。

其他人哈哈笑起来。

华歆也不支声,只是笑,反正马扎不在我身上。

她背着手把马扎塞给了三师兄,又说道:“师兄,看你平时那么老实,坏起来有一套的啊。”

“你们怎么回事,怎么还在说话。在说话,就,就取消你们的参赛资格。”十三香拿着话筒对着他们大喊,嘴里的口水都跟着喷了出来,喷到了擂台下面一个观众的脸上,那观众用手抹了去,又弹到擂台上,仿佛再说,嗯,你的口水,还给你。

“虚,不闹了,师弟,快把马扎给二十师弟。”张天宇说。

“我,奥,给你。”墨鱼把马扎递给了霍肖。

终于静下来了。

只听台上那个娘们唧唧的怪人,怪声怪气地说“恭喜我们的选手张天宇、雷霆、许大在乱岛国与中国民间武林大赛中进入前三强,现在公布决赛比赛规则,三个人分别给我们去年的武林冠军呼呼哈儿期琶打,打过他就是世界第一,打不过世界第二也不错奥。走出去也是跟世界第一交过手的。”

呼呼哈儿期琶,从后台走了过来,一身浅黄色的武服,风度翩翩,笑着,只是这笑可以杀死台下所有的人,目光炯炯,那目光仿佛也可以杀死一片人。

台下一万的观众都欢呼喝彩“冠军,冠军,期琶,冠军。”他们都穿着和呼呼哈儿期琶一样的浅黄色的衣服,表示对他最大的支持。

只有龙武队的二十多个穿着白色武服的人坐在那里。无动于衷。

“切,大师哥来了,他的冠军必须下台,当了十年的冠军了,还不知足。”华歆眼睛望着别处说道。

在擂台边上,站着一个50多岁的男人,同样的穿着白色的衣服,衣服的口袋边上,赫然绣着一只青龙卧在龙武馆三个字上。

他是龙武馆的当家的,张天宇的师傅,华歆的父亲,华武宾。他额头紧绷,感觉每一根筋都在动。他注视着现场的每个人的一举一动,生怕出什么意外。

“师傅,师傅来了。”霍潇眼尖,第一眼就看到了擂台边上的师傅。

“是师傅,是师傅”东东西西也高兴地说。

“哎哎,两个小朋友,你们还没有拜师,还不是你们的师傅。”霍潇说。

“就是,就是”又有人说道。

“哪呢?哪呢?我爹在哪呢。”华歆抬着头四处看。

“别看了,别看了,被别人挡到了。”

“静一静,静一静,都坐下,都坐下。现在由我们上一年的年度冠军,呼呼哈儿期琶讲话。保持冠军记录二十年。有请。”十三香,掏出粉色手绢,在空中摆动着,这一招还真有效,那些穿着浅黄色的支持呼呼哈儿期琶的人静下来了。他们都是呼呼哈儿期琶从自乱岛国运来的人,他们都愿意掏钱自费来,包括报名费,进场费,轮船费,服装费,住宿费,这一下来,花了不少钱。够孩子一年的学费了,都打算回去要好好工作了。

在呼呼哈儿期琶登场的那一瞬间,现场又沸腾了。

“静一静,静一静”呼呼哈儿期琶都制止了,他们马上又沉静了下来。

“很荣幸,能和佼佼者,比赛,一说到比赛我的手都痒了。”他说着一口流利的中国话,讲了几个字,咳了几声,马上就有人屁颠屁颠地给他把水端了上来。他喝了几口水,咕噜咕噜,又咽掉。

“真恶心”二师兄呸了一下说。

“继续,最近,感冒了,不舒服,希望不会影响比赛。呵呵,我们的新星,尤其张天宇队的,很酷奥,穿着白衣服,还绣着龙。不过坐在大黄花里,是不是和一块不合适的布丁一样呀。”

只听到,下面,哄堂大笑,气得二师兄吴镇宇,攥着拳头。被张天宇挡了回来。“别冲动。”

接着又听到呼呼哈儿期琶对着张天宇说“小兄弟,加油,加油,看好你奥。”

呼呼哈儿期琶讲完了,往后退了退,双手抱肩,十三香,拍了拍话筒,喂,喂。

“下面请第一个出场,雷霆”

下面没有回应,连他的拉拉队也没有看到,华歆看了一圈都没有看到。

“雷霆第一次,雷霆第二次,雷霆第三次。好,雷霆弃权。”

“下面有请第二个,许大”

下面也没有回应,华歆瞄了一圈,“不对呀,我明明看到许大的呀。”

“许大第一次,许大第二次,许大第三次。”下面的黄色衣服一起呐喊。

吵的他们捂着耳朵。够了,够了,吵死了。

“好的,前面两个都弃权了,小兄弟现在弃权还来的及。”

“我要是弃权,我叫你们爷爷”

“孙子上来吧。”呼呼哈儿期琶说。

张天宇上去了,站在擂台边上的华武宾眼睛一动不动的注视着这一切,生怕出现异常。

“你好,小兄弟。”呼呼哈儿期琶握了握张天宇的手,然后,又掏出纸巾擦了擦手。

气得台下的那二十个人,只想冲上去,打爆那个叫做呼呼哈儿期琶的人。

张天宇戳了戳手。“呼呼先生,你的手好臭,刚从鸡窝里偷了鸡蛋吧,结果,鸡蛋你没有偷到,偷了一手的臭味。”

引得哄堂大笑,连呼呼哈儿期琶的支持者也跟着笑,他们不是所有的人都懂中文,应该说只有极少的几个人,但是他们看着人家笑,也就跟着笑。笑的什么,他们真不知道。

“小伙子真幽默,我喜欢。”刚说完,他却背过身去,呸了一下,被天宇看在眼里,紧紧的攥着拳头。

“开始吧。”十三香拉着长长的音。等的张天宇早就不耐烦了。

只见呼呼哈儿期琶一个跃身上来,张天宇身子弯轻松躲过,然后两人扭打起来。张天宇的招式是先躲,等对方累了,在出击,打个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这一招百分百管用。五十个回合必定把对手打趴下。

只是对眼前的呼呼哈儿期琶一点也不起作用,如同对着一个猛兽,对方招招致命,幸好他躲闪及时。他打过去的也都被对方一一破解。

天下第一果真名不虚传。

他抹了抹嘴巴上的血,接着迎接对方的挑战,他怎么还不累,他想。

眼睁睁看着对方露出疲倦之意时,突然一个圆圆的亮光过来,张天宇消失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