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侠道通天

更新时间:2020-06-11 15:44:44

侠道通天 连载中

侠道通天

来源:落初 作者:水清流 分类:武侠 主角:王之命玉皇大帝 人气:

《侠道通天》为水清流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金庸封笔古龙逝,江湖唯有英雄志。英雄未尽局不完,通天再现赋新篇。大争之世,好人太窝囊,坏人太猖狂。宁做人人畏惧的大魔头,也不做人人称颂的真君子。他由正入邪,走上一条漫漫无尽的孤独之旅;他由好变坏,走出一段踽踽多艰的心路历程。天机现世,魔星降临,搅动天下风云……(本文爽虐多智,角色不脑残,存稿丰富,请放心收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云霄看此人受伤可怜,这几日,便日日待在这里照看他,又去抓了些药来给他疗伤,一来二往,倒就混得熟稔了。那人见这少年虽是穷酸丑陋,却是心地善良,非但知书懂礼,而且也极是聪明伶俐,只是他有些沉默寡言,不太爱说话。

他见云霄头大如斗,与那瘦削的身材极不相称,也不禁抬头一问:“小兄弟,问一句不该问的话,还请不要见怪!”

云霄听他有问,忙答:“大哥想问什么?大可直言!”

那人点点头,用手指了指云霄的脑袋,道:“你这头是从小生下来就是这样,还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我看好像有些不正常。”

云霄面色一囧,不自主地摸了摸大脑袋,摇摇头道:“倒不是先天便这样,在两年前这头都是正常的,也不知怎么回事,随着年龄的增长,近来越发变得大了。”

说到这里云霄脸上浑似现出忧虑,忙道:“大哥,你会看病吗?你看我这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

那人仔细端详了一阵,也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但我看你面浮肤肿,似是气血阻滞之状。怎么?你以前没找大夫瞧过?”

云霄道:“找是找过,他们也像你这么说的,只是无论针灸,还是用药外敷内服都试过,均不奏效,久而久之,我也没怎么理会了,就成了现在这样。”

那人心下犯疑,同时陷入沉思,隔了一会儿,又道:“那你的头可疼?”

云霄想了想,微微颔首道:“疼,有时候简直疼痛无比,而且还胀得厉害,浑似两种神秘的力量在脑袋里搏斗,一发作起来整个脑袋仿佛都要炸掉了,难受至极!”

那人好奇地道:“两股神秘力量?是什么样一种情况,小兄弟可否描述一下?”

云霄晃了晃脑袋,道:“具体的我也说不清,反正就像两股气在脑袋里打架冲撞,说来也怪,偏偏在每日子午时分尤其严重,简直令我痛不欲生。”

那人惊道:“子午时分?”

云霄道:“是啊,可有什么不对?”

那人摇摇头,沉吟了一下,淡淡道:“子午时分乃是我们习武之人气血最为活跃的时刻,每逢此刻行功走气都是极为顺畅。而你说在此刻却有两股气血冲撞搏斗,这倒是让人费解。”

云霄思忖片刻,道:“是么?这我倒是不懂。”

那人微微一笑,又继续道:“我们习武之人行功走气就是蓄练内力的方法,说直白一点就是通过练精化气,百日筑基,继而令精气在体内沿经络穴位流转以成内力。练武者以能通玄关然后再打通任督二脉,内气能行大小周天为武道追求,因为气行周天,方可循环流转,内力才会源源而来,永不枯竭。”

云霄听得似懂非懂,对于练武之道,他虽听人讲过,却并不熟悉,不过既然和自己本身有关,他又往下问道:“大哥所说的习练内力,是怎么样一种练法?”

那人面色起疑,仔细端详了下云霄眼睛,见并无异样才道:“习练内力的方法多种多样,不同门派方法各异。道家有道家的练法,佛门有佛门的练法,俗家有俗家的练法,魔教亦有魔教的练法,我们鬼宗也有自己的练法。”

原来此人是鬼宗之人,云霄若有所思,他知此人没阐述具体习练之法,想必这是门派机密,他并不执着于此,只是点头,又追问道:“你说练武者以能通玄关然后再打通任督二脉,内气能运行大小周天为追求。那如何能通通玄关和打通任督二脉,内气又如何才能行大小周天?”

那人勉强笑了笑,道:“既然是追求,那就不是轻易能做到的。”他见云霄一副求知表情,释去疑惑,接着道:“通玄关倒是简单,这个只是初学者入门之法,修习者只要修习用不了多久就会自然而通,正式步入内力修炼的阶段。而通任督二脉就比通玄关难得多了,它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练习内力水到渠成之法,也是多数练武者遵循之法。简言之,就是一步一个脚印的去练,从无到有,逐渐加深,当功力达到一定境界之后自然能通任督二脉。而另一种方法就是借助外力,让功力高深之人往功浅者身体里倾注内力,强行打通。”

他缓了缓,望着云霄笑道:“这第二种方法极不常用,试问又有谁愿意将自己苦心修炼的内力用来替他人打通任督二脉呢?练武者都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想要通任督二脉成为高手还是得一步一个脚印从头练起。”

云霄颔首,道:“那大小周天呢?”

那人又继续补充道:“气行小周天就是指储存在丹田里的内气经督脉通任脉,再还于丹田之内。任督二脉既然通了,那内气便能运行小周天了。练武者不入周天便不入真流,正如我刚才所讲,气行小周天只是内气循环的开始,也是练武者步入武林一流高手境界的开始。而大周天是在小周天的基础上进行的,这是练气化神的过程,内气除了能在任督二脉上流走外,还能在其它经脉上流走。练武者要想成为绝世甚至更高境界的高手,那就必须要突破大周天。”

他稍稍苦叹了口气,露出一副向往的表情道:“不过嘛,习得小周天已是不容易了,这大周天嘛,武林中人向来没几人能修得成。”

云霄好奇地道:“那大周天以外呢?是否还有更高的境界?”

那人面上一愕,道:“有是有,不过能修至大周天三层巅峰的人,便也不是普通人了,还要比这境界更高,那恐怕也只是传说中的人物。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呢!”

云霄自不知修习内功其中难度,他见那人表情若此,也不遑多问,只是听那人自言自语道:“能通任督二脉修成小周天已能入武林一流高手之境了,想要修得大周天,还尚需时日,尚需时日!”

云霄见他自说自话,一脸纳闷,不禁道:“想必大哥已通了任督二脉,修成小周天了吧?”

那人竟一脸骄傲地道:“不瞒小兄弟,数月之前,在下已修成小周天,这大周天还暂时无法突破。要知道这大周天的难度可比小周天难了不下百倍,能够修得大周天的人可以说是屈指可数,当世恐怕也只有几位年长的武林派主修成了!”

云霄深以为然,也不再多问什么,他倒并不对当世哪几位能修成如此神功的人感兴趣,只深思刚才那人所言,想到自己身上,于是又道:“您说的子午时分乃是练武者的气血最活跃的时刻,可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呢,为何我的脑袋会在这个时候最难受?”

那人沉默片刻,细细观察了云霄那丑陋的大脑袋,道:“说实话,这正是我疑问之所在!”

那人盯着云霄的眼睛,似乎琢磨了再三突然恍然大悟,才又问道:“小兄弟可在同时修习两种高深的功法?”

云霄听得此问,双眼睁得老大,他满面迷惑地道:“修习两种功法?没有啊!”

那人淡淡一笑,道:“有就有,这个不必欺瞒的!我看你面浮肤肿,脑上印堂、百汇、脑户诸穴又高高隆起,该是如你所说的两股内气在脑内搏斗而造成的,这两股内气从何而来?不是你同时在修习两种高深的功法又作何解释呢?”

云霄一脸的无辜,忙摇头道:“大哥,真的没有这样的事,我一介穷酸少年,哪能有如此福缘同时修炼两种高深功法。”

他见那人似乎不信,脸上又有关心神色,想了下,似也下了决心,才又道:“实话告诉大哥吧,我从小便被阴气缠身,导致体弱多病,抚养我那空空大师父怕我因此夭折不能平安长大,便传了我一套口诀,让我日夜练习,说能强身健体驱赶百病。我照着他的话做果然身体日益好了起来,阴气也逐渐消弭。可就在我到了十二三岁的时候,身体本已大好,可不知怎的,两年前这两股气竟然到了脑内,以致出现了现在的情况,空空师父也圆寂了,我也找不到人问出个缘由,就此拖到现在。”

那人目不转睛地看着云霄,虽看不出云霄有没有说谎,但心下仍是不信,他倒不关心云霄所说的空空师父是谁,只是淡淡道:“练武者修习功法当是从一而终,循序渐进,这事是急不来的。没通任督二脉气行周天之前,若同时修习两种或以上功法,试问天底下谁的身体又承受得了?人的身体机能是有限的,不同功法须得承受不同的气血循环,人体气血循环本就是沿着一条脉络进行的,修习不同的功法打破了这种规律,自然会在身体里产生冲突撞击,想必这就是你脑内气血冲撞的原因吧!”

说到这里,他一脸担心地望着云霄道:“你可还在修习你那什么空空师父教你的法诀?”

云霄摇摇头,道:“已经停止了,自从脑袋变大之后我就停了,因为我发现越是修习脑袋里便冲撞得越厉害,我已经快两年没修过了。”

那人慢慢地点了点头,道:“嗯,停了便好,若继续修下去,非但是气血冲撞,还极易气走岔道,造成走火入魔,走火入魔那就整个人都毁了!”

云霄深深颔首,他很庆幸能遇到此人,此人解开了他脑袋变大的缘故,他礼貌地对那人抱了抱拳,诚恳道:“知道了,大哥。大哥可有解我痛苦的方法,还请不吝赐教,救我一救!”

那人想了想,却容色一愣,微微叹了一口气,道:“你气血冲撞,是因体内有两种不同的内气之故,而偏偏集中在头部是因你未通任督二脉,内气在此止步、不能运行小周天返还丹田之故。若要解救你,恐怕也只有强行打通你的任督二脉让你能气行周天了,但是……”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缓缓低下了头,云霄已明白他后续的话,因为就如同他之前所讲,又有谁愿意不惜耗费自己辛苦修习的内力来替自己打通任督二脉呢?

但是云霄乃豁达乐观之人,倒不在意这些,虽然有时痛苦,这也是逆来顺受惯了,谁叫自己时乖命蹇呢?不过云霄却始终未想明白一件事,那便是自己身上那另一种内气是从何而来,为何自己会从小阴气缠身?

二人又闲聊了些别的,云霄终将自己脑袋上的事忘得一干二净,那人见他如此心境,暗暗心生佩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