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影后回来了

更新时间:2020-06-18 11:38:22

影后回来了 连载中

影后回来了

来源:落初 作者:若尔央央 分类:言情 主角:宋薇舒韵 人气:

主角是宋薇舒韵的小说《影后回来了》此文是若尔央央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其实什么事都也就第一次新鲜,包括当影后也是,有过了一次,再当第二次就已经没什么稀罕的了。......[PS:并不是重生哈,也不主复仇,剧情虚构,没有原型,不要比较现实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姜舒言在剧组的住宿安排是一个中等级别三室一厅的酒店套房,住三个人,每人有独立卧室。

她又没有公主病,也不会太在意这些,而且这条件其实都已经相当不错了。

至于姜舒言的另外两个室友,一个叫金时妍,比姜舒言小一岁,准确的说是小两岁,只是从她现在的身份和年龄来算小一岁,性格大大咧咧,略有些闹腾,不过人挺还是好相处的。

还有一个叫许旋,个子娇小,模样秀气可人,是个19岁的中国小姑娘,性子和外表一样,安静内敛,话比较少,两人都是实习生,由经纪公司争取的角色安排过来的。

“对了,舒言姐,你是哪个公司过来的?”金时妍忽然扭过头来问。

“我吗?”姜舒言浅笑摇头,“我没有签公司。”

“没签公司?!”不出所料这个回答让金时妍很是惊讶,不解道,“没有……那舒言姐你这么拿到这个角色的?”

“面试。”

“面试?!”

金时妍凑过来,半是打趣半是八卦的小声问道,“该不会是,舒言姐有什么亲戚或者朋友在剧组里吧?”

姜舒言浅笑着抬头看着她,“你觉得呢?”

旁边一直坐在沙发角落刷自己电脑,没怎么说话的许旋开了口,“要是真有的话,我想舒言姐应该也不会和我们两个,做室友了吧?”

金时妍转念一想,点了点头,“也对哦!那舒言姐你……”

话说刚到一半的时候电话突然响起来,金时妍看了眼屏幕来电显示,紧接着就激动的一下从沙发里蹦了起来,连忙转身进卧室去接了,看模样十有八九都是男朋友打来的。

金时妍走开了,许旋也没有多问,前面的话头也就到此为止。

客厅里剩下姜舒言和许旋,姜舒言侧头不经意看到许旋的电脑上打开的QQ对话框,QQ啊,没由来的,竟然顿时生出一种亲近感来。

“小旋是中国哪里的?”姜舒言朝许旋微笑问道。

“我是中国上海的,舒言姐应该知道上海吧?”

“当然知道。”姜舒言微笑点头,向许旋伸出右手,用了一句中文说道,“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

“啊?”许旋顿时愣住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连忙伸手去握了握姜舒言的手,声音又激动又忐忑道,“原来舒言姐你……也是中国人?!”

姜舒言微微一笑,“我是中韩混血,母亲韩籍,父亲是中国人,所以之前有很多年都一直生活在中国,今年才回国的。”

“哦,我还以为……”

“你一个人过来的吗?有没有亲人在这边?”

许旋闻言尴尬一笑,抿唇低声道,“没有,我一个人过来的,我父母……其实他们都并不同意我到这边来,我跟父母吵了一架,然后,就跟朋友借钱直接跑过来了。”

跟父母吵架,自作主张跑出国,这跟许旋柔柔弱弱的外表形象还真的不太符合。

“虽然我可能也比你好不到哪里去,不过至少我比你大两岁,而且我还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在这里,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你可以找我。”姜舒言微笑说道。

许旋微笑着连连点头,“好,谢谢舒言姐。”

姜舒言年纪比两人分别大一岁和两岁,在剧里的戏份也比许旋和金时妍都相对要多一些,而且还和几大主演均有搭戏,再加上她还是自己面试入组的,所以在两人的潜意识里就认为姜舒言比她们高一些档次,于是在琢磨剧本背台词的时候一有不太吃准的地方就会向姜舒言请教。

当然,担当指导这个角色姜舒言也是当之无愧的,对于姜舒言给她们的指点和建议,金时妍和许旋亦是心服口服。

有重头戏的时候去旁观一下,没有的时候就窝在酒店房间里跟两个小姑娘讨论剧本,这样下来,原本枯燥乏味的跟组生活似乎也不是那么难熬了。

直到整整一周以后,剧组发来通知,有姜舒言的戏份了。

这部剧中男主的身份是某位身份贵重的大将军与一风尘女子的私生子,因其主母凶狠霸道且母族势力强大,不仅将其生母逼得自尽而亡,并企图将尚在襁褓之中的男主掐死,幸为其奶娘所救并带其逃离到乡下视如己出抚养长大,成年后才告知男主的实际身世。

男主林叙元在知道了一切后,决定前往王都汉阳入仕为官并有朝一日为自己母亲讨回公道,而这一场拍的就是林叙元临走前夕,深切爱慕林叙元相貌与才华的当地富家小姐裴秀衣悄悄离府,约见林叙元为之践行并间接表达自己的心意以及想和林叙元一起走的心思,结果却遭到了男主毫不留情的拒绝的片段。

姜舒言被工作人员请到化妆间,先是几个服装师七手八脚的给她快速换上戏服,一身水蓝带着银丝花纹的传统朝鲜服,由于在剧中还是初春,所以衣服本身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情况下,外面还得再套一件厚厚的小绒袄子,这要远看,活脱脱就是一个倒过来的三角锥子。

幸好现在已经入秋,这要是在夏天演,还真不知道得热成什么样。

戏服整理妥当后,姜舒言按照化妆师的要求坐到化妆台前,看着面前镜子中那张略显陌生的精致脸庞,浅浅的皱了皱眉,但也只是瞬息之间,然后很快敛下了异样的神色,面无表情任由化妆师迅速上着妆。

期间依稀听到化妆师说了句什么,但姜舒言其实有些走神,也没听清。

一切完毕后,姜舒言刚从化妆间走出来,就听到不远处导演吴自闻就已经在喊自己的角色名字,“裴秀衣呢,裴秀衣马上过来准备就位!”

姜舒言闻声立刻提起裙摆快步朝那边走过去。

副导崔垣走上来,向姜舒言道,“台词这么基础的东西是肯定没问题了吧!表情动作上的话,你先上去跟林叙元对一下,十分钟后开始走第一遍。”

姜舒言点了头,转身快步走向因为前面就已经拍过两个镜头,所以也早已换好妆的吴泰铉。

剧中的林叙元此时尚还是一个刚刚二十出头意气风发的年轻少年,而吴泰铉本人虽然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但是此时扮演起一个二十来岁的翩翩少年人竟然也毫无违和,不仅不会让人觉得年纪不符,还把这个角色演出了些别样的味道来。

此时吴泰铉同样也看到了姜舒言并主动朝这边走过来,“裴秀衣是吗?”

姜舒言微笑点头,“只有十来分钟时间,我们开始吧!”

“嗯?”吴泰铉神色有些惊讶。

“有什么问题吗?”姜舒言不解道。

吴泰铉随即浅笑摇头,“没有,那就开始吧!”

其实有的:吴泰铉以为,姜舒言肯定会和前两天那几个和自己对戏的新人小姑娘以及此前遇到的很多新人小姑娘一样,上来先急促而激动的做个自我介绍,然后请求一个拥抱起码是握手,再快速而凌乱的表达一下自己是忠实粉丝或者对他的喜欢仰慕之类,最后才是收起激动情绪,用已经余下不多的时间草草过一遍台词,完了正式开拍,紧接着就是镜头后面导演一阵接着一阵的喊cut声和怒喝声。

但是今天这位小姑娘,好像有点不太一样呢?

或者说是他最近自我感觉太良好了?啧!

这段戏不长不短的,差不多用六分钟顺完了一遍,再顺二遍已经不够也就放弃了,姜舒言自己快速的又过了一下就退回了位置准备就绪,反而是吴泰铉却似乎走神了一直站原地没动。

“泰铉前辈,就位了!”姜舒言本能的小声提醒,完全忘了自己现在只不过是一个不起眼的新人小透明,而搭戏的却是位影帝级男演员。

吴泰铉顿时醒过神来,一时有点尴尬。

他好歹一个刚刚拿下双料大奖的一线演员,居然要一个刚刚上道的新人提醒,天,这面子往哪里放?

吴泰铉迅速调整好最佳状态退回亭中就绪,导演喊了准备,然后全场顿时安静下来。

“action!”

这时候,吴泰铉已经是剧中的林叙元,而姜舒言也只是裴秀衣。

二人于春亭之下相对而坐,裴秀衣亲手为林叙元沏了一杯茶,痴痴的看了林叙元良久,才犹豫着开了口,“叙元哥,你这一走,要多久……才会回来?”

林叙元抿了口茶,淡淡一笑,“不知道,可能两三年或者四五年,也可能七八年十来年,或者更久。”

“叙元哥,其实我……其实......”裴秀衣话说到一半又断了下来,只拿目光痴望着林叙元,银牙轻轻咬着自己下唇,目光盈盈,欲语还休。

“其实什么?”林叙元抬眼不解的问道。

此时的裴秀衣脸颊已经微红,面带羞涩欲语还休,但终于还是鼓起勇气道,“其实我是想问……我,我能和你一起去吗?叙元哥,只要你让我去,我我……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的,我会做很多事情,不会的我也可以马上学,我的教书师傅都夸我脑子聪明,我学东西特别快的!”

裴秀衣一口气急急的把自己想说的都说了出来,然后激动而殷切的望着林叙元,满满期待的等着林叙元的回答。

听完这些话的林叙元却是微微皱起了眉,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心平气和道,“秀衣。”

裴秀衣顿时激动的从坐垫上站起来,欢呼雀跃道,“叙元哥你是答应了是吗?!哈哈,看嘛,我就知道我的叙元哥肯定回答应我的!太好了叙元哥,我这就回去收拾东西,其实有些东西我早就收拾好了,就等叙元哥点个头,别说明天才走,就是现在就走我都……”

“别闹了,秀衣。”林叙元打断裴秀衣后面的话。

裴秀衣有些没反应过来,笑容都还在脸色挂着,只是渐渐有些不自然,“叙元哥,你刚刚……说,说什么?!”

“我说,别再胡闹了。”林叙元一字一句道。

裴秀衣脸上的笑容彻底僵化。

然而还不等她从这句话与话里的意思带来的震惊中反应过来,林叙元已经起身走下亭子准备离开。

“你等等!”裴秀衣猛的吼了声。

林叙元原地顿住脚,却没有转身,只是平静温和道,“秀衣,你还有什么话对我说吗?下一次见面,可能就是至少几年后了。”

裴秀衣眼中氤氲,哽咽着说道,“叙元哥,难道你就真的……你明明知道其实我对你……”

“秀衣,你的心意我并非不知,但......我们也是真的不合适。”林叙元十分平静的说道。

“我们哪里不合适?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对彼此对一切都那么的了解,我知道叙元哥所有喜欢的不喜欢的,而且我还……”

没等裴秀衣说完,林叙元就已经抢断,“秀衣,我先回去了,你自己也早点回去吧!”

眼见林叙元抬脚就要离开,裴秀衣一急,眼泪都还挂着就一下冲上去拦在林叙元面前,咬着嘴唇悲愤道,“不行,叙元哥,你不许走!”

林叙元很头疼的叹了口气,“我刚刚说的你是没听明白吗?”

“是,我就是不明白!”裴秀衣坚决道。

林叙元知道裴秀衣就是在无理取闹,也无心再留着跟她闹下去,准备绕道离开。

裴秀衣一下扑上去紧紧拽住林叙元的手臂,“我不管,你要不别走,要走你就必须带我一起!”

林叙元挣了两下,没挣开,眉头紧紧皱起,沉下脸色道,“秀衣,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你跟着我走你问过父亲可能会同意吗?”

裴秀衣依旧死死拽着林叙元的手臂一副横竖誓不罢休的模样道,“什么样子?我管什么样子,反正你必须让我跟你一起走,要是不答应你就别想我放你离开这儿!只要你答应了,我父亲他不同意我就死给他看!”

“胡闹!”林叙元呵斥了声,面色愈发阴沉,深吸了一口气,空出来的左手将拽着自己右臂的裴秀衣的手用力的往下一拽,裴秀衣的力气自然还是不敌的。

趁着她脱手之际,林叙元再不犹豫的迅速的大步离开了。

“林叙元你给我回来,你回来!!”裴秀衣朝着林叙元离开的方向嘶声怒吼,但是眼前哪里还有林叙元的影子,裴秀衣朝凉亭的柱狠狠踢了一脚,结果疼得直飚眼泪,干脆摔坐在地上悲愤交加骂骂咧咧的大哭起来。

而镜头下,这一哭一闹之间,一个娇生惯养任性蛮横的富家小姐形象已经跃然眼前。

“cut!”吴自闻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很好,这段过了,休息一下,准备下一段。”

姜舒言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纸巾擦干净眼泪,起身半提着裙摆走下绿景,然后就听到有掌声响起,正是刚刚对戏的吴泰铉,“你应该是叫姜舒言对吧?姜小姐演技非常不错啊!”

姜舒言微笑躬身,“前辈过奖了,前辈演技也很棒!”

吴泰铉:“……”

也很棒。这句话,他可不可以理解为姜舒言的意思是他们两个人的演技差不多?她难道不应该说自己很差,他才是特别棒吗?!

好吧,其实他也觉得,好像……就刚刚这一段来说,他们的演技真的差不多。

不对啊,怎么回事,他的演技居然跟这么一个刚刚出道的新人小姑娘水平差不多??!

吴泰铉忽然觉得有点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