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落雪又逢君

更新时间:2020-02-12 17:51:23

落雪又逢君 已完结

落雪又逢君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青枥 分类:言情 主角:司马顾沛丰 人气:

青枥新书《落雪又逢君》由青枥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司马顾沛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不过是一段为权的婚姻,许青落全然不知,沈玥歌竟也身陷不拔。 乱世王爷明就是治世奇才却无意君位,一生淡泊,唯独在意两个女人却终是无一留住。 众人看好的青梅竹马,竹马尚在,青梅不复,倘若要论起原因,也只能怪情深缘浅。 他们一个是深沉傲然、野心惊人的冷面将军,一个是淡泊温雅、无欲无求的温润王爷,还有一个是风采绝世、玩世不恭的随性公子。三个人都牵扯着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许青落和沈玥宁两人在玉甄宫别院的厢房院子外坐着聊天。沈玥宁拉着许青落的手开心的说道:“小落,如今你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了。”

“不是常说伴君如伴虎,谈不上什么红人不红人的,不过如今也算是明白了一些,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便不说,如此倒也安安稳稳的过了这么多天。你这段时间过的可还好?”

“娘娘待我极好,平日里也不过让我陪着说说话下下棋,连半分重活都不曾要我做过。”

“那我便放心了。”

“我瞧着这段日子你与九皇子走的挺近的。宫中可都传言你可是未来的九皇妃呢?这可是真的?”沈玥宁狡黠的一笑,朝她眨眨眼。

许青落边说边作势要打她,“怎么连你也信那些嚼舌头的东西的话。我与北聿不过是朋友。”

她站起来灵敏的躲过,“都北聿北聿的唤了,还说没关系。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做我的嫂嫂好些。”

“你这没正经的家伙。看我不好好教训你。”两人打打闹闹,女子的笑声像黄鹂的声音般清脆悦耳,盘旋在空中久久不散。陆岑寂自宫墙外走过,冷峻的脸色竟也微微缓和。这么快乐的笑声他自十岁后就再未听过了。

“好了好了,我的好姐姐快停下,我投降了。”沈玥宁先止了步伐,扶着腰喘着气说道。许青落见此也不再闹下去,扶着玥宁坐下喝了几口茶。

踌躇了许久,沈玥宁才开口:“小落,我...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了。”

“哦,是哪家的公子得了我们的尚书千金的青睐。”许青落突然来了兴致,调笑道。

“我别嘲笑我。”她状似羞涩的拍打了她一下,低下了头,脸上泛起了微微红云。沈玥宁叙述间,许青落忽然想起了那个着墨黑袍子的男子,想起那天牵着马漫步在太阳下,想起他毫不犹豫的拉过她,用自己的手臂迎上了猫爪。“快说快说是哪家的公子,我可曾见过?”

“左不过是前几日文武斗会上的人。只是。等我知晓他是否中意我时,我再告诉你不迟。”

“真没意思。时间迟了我要回去服侍了。”许青落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起身往门外走去。

“那你慢些走,过几日得了空再来。”

“嗯,你也回去吧,娘娘怕也等着你回去下棋呢。”

许青落快步往翰金宫走去,碰上了正从翰金宫出来的陆岑寂。“参见将军。”许青落向陆岑寂行礼,低头间恰看见他缠着绷带的手臂,白色的纱布在墨黑袍子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明显。

“免礼吧。”头顶上飘来的男子的声音冷冷清清的。许青落抬头望着他,那句你的手可好些了吗却是迟迟问不出口。

“姑娘还有事吗。”他的声音依旧冷清,不带半分起伏。

“没事,不...不,有事。”

他定定的看着眼前惊慌失措的女子,冷峻的面庞上突然浮现了一丝笑意,看着她不说话。

她被他的笑一惊,愈加的紧张,赶紧底下了头,只懦懦的问道:“奴婢想问将军...将军的手可好些了?”

“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姑娘不必记挂。”陆岑寂淡淡的说道。

“那...那就好。”女子姣好的面庞上显现出一片红霞,在阳光照射下,有种动人的妩媚,连他也怔了怔。

顾北铮这几日里越发的殷勤,许青落却是能躲则躲,理由倒是光明正大,这圣上有个事,谁还敢说个不呢。沈玥歌可以随意出入宫廷,于是凡是碰上许青落无事,就来小院里喝几口茶,调戏调戏他的青落妹妹,像极了未入宫时在许府沈府的日子。顾北聿偶尔也会来喝口茶,三个人坐在落樱的院子里像是墙上的水墨画。许青落很少遇到陆岑寂,遇到时也不过问问他的伤势,两人并不多言,有时许青落想多问几句看到陆岑寂冷冷的神情又收了声。

“公主太医院的穆易来给您送香料了。”

“让他进来吧。”

“微臣参见公主。”穆易的手中捧着沈玥歌吩咐送来的香料,向顾北璃行了礼。

“起吧。这香料可配齐全了?”

“回公主的话,都齐了。”

顾北璃一旁的侍女接过香料递到顾北璃前,她细细闻了一下,神情猛的一怔,“这...这里面可还有其它?”

穆易担心的上前闻了一下:“白芷、川芎、芩草、排草、山奈、甘松、高本并未有其它。不知有何不妥?”

“没什么。对了,穆太医可知一种唤作猫薄荷的东西。”顾北璃神情恢复了正常,假装无意的问道。

“恕臣孤陋寡闻不知公主所谓何物,太医院也没有公主说的这种东西,不知此谓何物?”穆易垂首站在顾北璃面前,面露疑色。

“没什么。有劳太医亲自跑一趟了。”

“那臣先行告退。”

“公主今日收到香料有何反应?”

“回师傅,公主先是神情一怔,然后问了我一种唤作猫...猫薄荷的东西,徒弟愚昧,不知这是何物。”

沈玥歌嘴角一勾,果然是她。一般人即便是向穆易这般的太医都不认识的东西,她一个深宫里的公主却知道,岂不奇怪。“这东西不多见,你若是想知道,去那边最后一排第三层第二格中的几本医书中去找找看。”

“是。”

沈玥歌思量几日后,终是未将此事告知许青落,这些阴暗她不该去接触,何况她就算知道了又怎么接受和相信呢,如今之计也只能是自己多护着她些才好。

司马容缺自文武斗会结束后就匆匆赶回了林国。这两月里司马容缺的信已寄了十封有余,顾北璃却只寥寥回了一封,也不过是两三句话的事,只字不提司马容缺信中之事,恍若是从未收过那十余封信似的。

五月司马容缺从林国赶回祈国,此时距离半年之约已不过月余。司马容缺给顾北璃带来了林国最特色的女子饰物,顾北璃嘴上未说什么,心底却是开心的,且不说女子对饰物向来的热衷,仅单单是被这么优秀的男子喜欢着也是极满足虚荣心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