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麻雀养成记》主角掬水君霖免费阅读无弹窗

《麻雀养成记》主角掬水君霖免费阅读无弹窗

时间:2020-06-18 11:40:20编辑:冲三小 作者:水磨刀 人气:

经典小说《麻雀养成记》由水磨刀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掬水君霖,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有吃杏花酥那么妙吗?”那时我总急急地问他。“妙上千倍啊。”他睥睨我一眼,仿佛在嘲笑我是一只没有见过世面的小精。于是我暗暗下定决

麻雀养成记

推荐指数:10分

《麻雀养成记》在线阅读

《麻雀养成记》 第4章 你说,我像是青鸟吗(1) 免费试读

“有吃杏花酥那么妙吗?”那时我总急急地问他。

“妙上千倍啊。”他睥睨我一眼,仿佛在嘲笑我是一只没有见过世面的小精。

于是我暗暗下定决心,待到我可以出水月镜的时候,我必定要去看看那些个姑娘是怎么个妙曼法,难道她们比杏花酥还要美味?我委实没有见过世面,来了凡间,才明白,真真妙啊。单说这芙蓉酥,就比咱们水月镜的杏花酥妙曼上了百倍,入口即化,甜而不腻,余香满口。只是,这凡间,也委实有些麻烦,在这里,干个事情,还需要银子。幸而,我在一个满身肥肉的家伙那里拿来了一荷包的银子,现在才能坐在这拦芳阁中。

一朵白色的菡萏自一汪碧泉中袅袅生起,其实那碧泉也不过是一个池子,只是比平常的小池塘大了些,里面还能喷出一些水柱,菡萏片片花瓣层层打开,夜明珠散发着柔光,衬得这景色十分的别致。轻纱飘舞,菡萏之下水汽氤氲,逶迤而上,将眼前的精致披上了一层透明额白纱,忽的,我听见整个拦芳阁其其倒吸一口气,真真是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只见她素腰一摆,罗袖飘飘,鸾回凤翥,翾风回雪,桃花扇随着她翩跹的舞步婆娑而起,恍如梦境。

莲台呈妙舞,云雨半罗衣。袅袅腰疑折,褰褰袖欲飞。雾轻红踯躅,风艳紫蔷薇。

曲罢,台下那些贵公子早已不能自己,面上泛着红光,瓦亮瓦亮的油渍,比之当日在水月镜中描述缓歌缦舞的老喜鹊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个脸上扑着厚厚的脂粉的半老徐娘扭着水蛇腰,一甩罗帕,“哟,各位爷,这可是我们揽芳阁的头牌涟漪呢,现在就是咱们的老规矩了,价高者得啊。”我看着,颇觉有趣,抬头细细看着人群,竟见到一张无比熟悉的脸,那探头探脑的,不是老喜鹊是谁?于是我趁着他一脸陶醉劲,悄悄欺进他的身。

“妙曼啊。”除了这句话,老喜鹊似乎不会说其他的了。

“比呢喃还要妙曼吗?”呢喃是老喜鹊的心尖尖,是一只Ru鸽。

“妙曼啊。”老喜鹊莫地一惊,转过头才发现我,“小掬水,你怎的也来了,你不是跟着圣姑在梵天吗?”老喜鹊惊得双眼睁得滚圆,一不小心,就会滴溜溜地从他的眼眶中滚出来。

“我无聊地紧,那佛祖讲得我都听不懂,我可不想和他想看两生厌。”

“扑哧”我听见有人吐了一口,扭头一看,只见一大把如瀑布般的胡子,别的也没有什么特点,然而这把胡子,着实有特色,冉冉胡须及地,他这一笑,胸前的黑色瀑布也跟着一抖再抖,不知怎的,别人家的胡子要是有这般厚实,定是沉沉地往下坠,然而眼前这位的胡子竟是诡异的很,稍有风吹草动,竟是生生地往外张扬开去,比如说,他就这么咧嘴一笑,那把胡子便妙曼而舞,似要与莲台上的舞姬一比高下,定要呈现出翩如兰苕翠,宛如游龙举的姿态,然而,却是长在了一个年过了半百的魁梧男子身上,而这男子又翘着个莲花指,委实可惜了些,不若那些个姑娘的头发丝,赏心悦目。

“小掬水,这便是此间的土地了。”老喜鹊向我介绍着,还不时地偷眼望向莲花台。绝色舞姬已经除下了覆在面上的纱巾,露出凝了霜雪般的面容,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

一帮猪脑肥肠的财神爷们早已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荡漾Chun心,在一边嚷嚷开了出价。我颇为惋惜地看着这位楚腰卫鬓被搂进了一个肥头大耳的野兽派的怀中。

“我们通常将现在这般的情景唤作‘人间悲剧’。”老喜鹊尽职地给我普及那些我曾从通尘镜中听来的词汇。

“我只在折子戏中看过郎才女貌,才子佳人的故事,今天竟然上演的是美女配野兽,这委实太对不起看官了吧?”

我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眉目如画的女子,然而她却一点都没有流露出不甘,反而殷勤地直往那个肥硕的怀里靠,柔夷如水蛇般不安分地在满是肥肉的躯体上游动。

“小姑娘,那些个折子戏不过是文人骚客编织的梦,用来赚取你们这些小姑娘的眼泪水,虚幻地不堪一击。”土地的胡须飘飘,随着他一张一合的嘴巴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如同一朵墨菊开得耀武扬威。

跟着老喜鹊迈着踉踉跄跄的脚步行走在这迢迢大道上时,我的心忽的绞痛了一下,心想,还真是怪事啊,我不过是吃得多了点,肚子撑了点,却不想心怎么生生地发疼,莫不成是胃抵住了心脏,扎上了一个口子?

捂着胸口抬头一看,只见圣姑寒着一张脸,立在街头,顿时,一阵刺骨的冷风拂面而来,把今日下肚的酒都蒸发走了,只余下一层暴汗,粘着衣服贴在背上,酸冷入骨。

我腆着脸亦步亦趋地走到圣姑面前,福了福,“圣姑,掬水知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然而,圣姑却是一言不发,就这么立在我身前,让我站也不是,蹲也不是,硬生生地佝偻着腰,站在大街正中,那打更的大哥看着我们这副诡谲的模样,吓得连声音都不敢出,只听得他的嘀咕声,“现今真真世风日下啊,连狐狸精都敢堂而皇之跑到街上了。”

我挺想揪住他说,这些个狐狸精就是三更半夜的才方便往外头跑啊,不然,这青天白日的,一不小心漏出了尾巴,不是吓到一大片的人么。咱们做精的也有做精的规矩么。只是,圣姑在场,我如同被隔空点Xue了一般,动弹不得。

再次从水月镜中出来时,揽芳阁的头牌已换了三轮了,曾经那个在莲花台上舞转回红袖,歌愁敛翠钿的头牌早已嫁为了胡人妇,连曾孙都抱上了。只是听老喜鹊说,她出嫁的那一天,文昌街十里红妆,鞭炮声络绎不绝,那个老鸨假惺惺地挤了几滴泪,干嚎着跟着花轿跑了半条街之后,又张罗密鼓地找了另一个眉不画而翠,唇不点而红的出水芙蓉。

麻雀养成记

麻雀养成记

作者:水磨刀 类型:仙侠 状态:完结

《麻雀养成记》这本书是我看过最精彩的书之一,有热血,有感人,有知性的地方,有着对人生价值的思考和领悟

小说详情